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文學
  • 正文內容

《雨花》雜志副主編育邦:文學期刊已經落后于時代,應該警醒

閱讀:174 次 作者: 來源:紅星新聞 發布日期:2019-11-03 08:05: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文學人物訪談。

  2019《四川文學》全國名刊專家論壇暨四川省作協報刊聯盟年會,11月2日已經開啟大半。在下午的討論會上,來自全國近20家文學名刊主編、副主編就新時代文學的精神建構和如何提升文學刊物的品牌效應等問題,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會場外,《雨花》雜志副主編育邦接受了紅星新聞記者的獨家采訪。“我們今天在場的主編,談的都是期刊文學。其實在期刊文學之外還有其他文學存在。”育邦說,文學期刊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占據了所謂的主流文學陣地。但信息時代多元化的閱讀方式,給讀者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文學期刊雜志的傳播量遠沒有一些微信公眾號文章傳播量大。

  為什么新興閱讀方式會受到追捧?育邦表示,“多元的閱讀內容和信息,更貼近讀者多元的需求量。文學期刊的讀者主要有兩種,一是長期形成文學期刊雜志閱讀習慣的人,二是文學界人士(批評家、作者等)。”受眾的局限性也導致了文學期刊從業人員自認為好的文學,往往大多數讀者并不買賬。

  “其實我覺得期刊文學大部分作品是沒有力量的。”育邦認為,這個時代的讀者不是為讀經典作品而準備的。現在大家看文字都很隨意,其跟生活的多元化、碎片化有關。拿《瑯琊榜》《甄嬛傳》兩部網絡小說來說,為什么會取得很高的傳播效果?究其原因,是其文字中描寫了愛情、權利、陰謀這類大多數人都有的內心情感,容易引起共鳴。

  文學期刊雜志需要迎合受眾而改變自己的方向嗎?對此,育邦并不認同。他認為受眾不需要迎合,因為文字需要時代的積淀,可能有些好的作品目前沒有得到大面積的傳播,“比如杜甫在寫作詩詞時并沒有被挖掘,但是經過時間的積淀我們發現了杜甫對于文學的貢獻,這個就是文字需要時間磨煉。”

  回歸到新媒體對文學期刊的影響力上,育邦覺得改變確實很大,“我們有時候自己在自己一畝三分地中覺得天很藍水很美,其實外面的世界變化很大了。還是要主動融入時代,跟時代發生交互,發生良好的互動。其實我們是落后于時代的,我們文學期刊應該要有這樣的警醒。”(記者 曾琦)

標簽:文學期刊,雜志,人物訪談,人物采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