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其他 日志
  • 正文內容

隨想

閱讀:422 次 作者:毛毛蟲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05-08 08:05:00
基本介紹:

  星期二,這個學期都不用上課的一天。早上難得在8點的時候就起床了。

  一如既往的重復洗漱,順其自然的隨手打開電腦。看著電腦屏幕,像往常一樣,不知到底為何要打開它。也許對于這樣的動作早已習以為常,自嘲的對自己笑笑。

  無所事事的瀏覽著網頁,無聊的打字刪字,也許這個早晨也是無聊的吧。

  走出寢室—去打印—上建行取錢—回校,難得的一次有目的的出去,卻可笑的只花了10分鐘。

  回到學校,漫無目的的閑逛,不知不覺來到大學三年才進過連五個手指頭都數的清次數的圖書館。本是有目的的找書,最后總是像生活中做的其他事情一樣變成無目的。

  隨手借走兩本書,路過高職樓,了不起還有再次踏進的沖動。

  找了個空教室坐下,那么大的教室,一個人坐著,卻也不覺得空蕩。

  在借來的兩本書中,不知不覺挑了易術的《孔雀》。

  第一次靜下心來把序言看完,卻被春樹所吸引。喜歡他的自信,喜歡他與自己共同的愛好:發呆,更喜歡“當淚水劃過,青春已逝”這句話。青春,綠如春樹的青春。

  易術說:幸福歸幸福,我的美夢總是伴隨噩夢同時降臨,經常有一個讓我不知其解的夢。在易術的夢中:我變成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每天在下水道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吃隔夜發餿的包子和水果,偶爾能夠吃到腐爛的肉,真夠痛苦的。經常會有陰冷的水珠滴到我頭頂,每次都讓我渾身一哆嗦,我借著月光,對著渾濁的水面看我的樣子,不禁暗自傷神,我變成了這么一只灰不溜秋無人憐憫的小老鼠,惶惶不可終日,連朋友都沒有。

  我和易術一樣做夢。可我的夢中我不是老鼠,我還是我。在空曠的山坡上,沒有花,沒有樹,連僅有的一株小草也是枯的。除了那株枯萎的小草,每天伴隨我的只有呼嘯的山風、呼嘯的山風、還是呼嘯的山風。山風,伴我度過了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直到老年。那時,年邁的我坐在山坡,聽著山風,卻再也沒有了那株枯萎的小草。

  夢始終只是夢,成不了現實。三三兩兩下課的同學經過我所在的教室,聽著稀稀拉拉的說話聲,才知道上午已經偷偷的溜走,消逝的杳無痕跡。

  收拾好東西,走出教室,抬頭看著頭頂的太陽,輕聲問道:下午又該如何?太陽終究只能是太陽,開不了口回答,但心底似乎已經了解太陽的想法,偷偷冒出:一切隨心。

  罷了吧,一切隨心就好。

標簽:日志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摯友之思
  •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