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內容

你的電話

閱讀:284 次 作者:冬冬紫馨源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1-04 15:35:47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情感散文作品。

  一

  離家一星期,她總是不愿接我電話。

  連我自己都不明白,我和她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每一次接電話的總是爸爸,詢問他時,總是說,你媽在做菜,你媽在洗衣服,你媽在倒垃圾…

  難道她永遠也忙不完嗎?

  掛完電話,心里總感覺自己很失落,有那么點不開心,看著別的同時每天在電話里跟自己的媽媽撒嬌,而我呢?終究有種說不出的味道,有點苦澀吧?但過了一會兒,也就沒有去想那件事了,也許媽媽也有她的難言之處,畢竟她是一個愛哭的女兒,她怕聽到關于女兒一點點不好的消息。

  她終究是愛女兒的。

  爸爸告訴我,在我離開的這幾天,她一直呆在我的房間里。書,臺燈,茶杯…依然像以前那樣擺放在那里,而她就是不愿離開房間半步,我知道她是在思念著遠方的女兒。

  “你不可以離開這個家,永遠!”這是媽媽一直喜歡對我說的話。

  她很認真的說著。

  當她聽到我即將要去廣州工作時,她傻眼了。對我大吼大叫,對我 開始不那么疼愛了。而要去廣州的也是我自己做的選擇,因為我想靠自己生活,而不是依賴他們。

  擔心的總是她,上學的時候每月回家一次,而她總是害怕我忘帶東西去學校,總是幫我整理好,從來都不會落下,甚至連數學課上作作圖用的鉛筆。

  就這樣,我離開了家。就這樣以為,媽媽不會擔心了。

  打開自己的行李,里面全是媽媽為我準備的辣椒醬,咸魚,干豆角…所有能帶上的都放進來了。

  二

  離家一月的時候,她依然不接我電話。

  爸爸告訴我,她有幾次晚上做夢驚醒,硬哭著要爸爸去廣州接我回家,她說她的女兒在外面受苦了,她不要看到女兒受苦。

  安慰她的也只有爸爸,因為她不聽我的電話。

  其實,我又何嘗不想回去呢?但是我不能。

  是真的不能!

  那次十二點,是晚上。怎么睡都睡不著,后來想給媽媽打個電話。電話撥通了,可是沒人接,我也就迷糊中睡覺了,而那時剛好是手機關機的時間了。

  第二天手機開機,就聽到手機在響,抓起手機就喊“爸爸”,誰知媽媽在電話那頭大哭。我問她怎么了,她說沒事了。問我是否還好,然后就急忙將電話掛了。

  忐忑不安的心讓我開始胡思亂想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原來,媽媽聽見電話響,而等她從我房間走到自己的房間時已經沒響了,回撥過去卻是關機。她擔心女兒有個三長兩短,一直沒有睡了,一直在撥同一個電話,知道我早上開機才打通。

  原來的原來,媽媽還在擔心,是為我!

  三

  離家半年的時候,她主動給我打電話。

  爸爸告訴我,她從別人那打聽,知道我在外面過得還不錯,也就放心了。這個時期的媽媽戒掉了哭泣,她看見女兒在快樂的成長,打心眼里也快樂著。

  每天關注著廣州的天氣,提醒我添衣御寒;每天她都默默的看著中國地圖,然后用放大鏡將一個個的地名放大,尋找遙遠的廣州—她女兒生存的地方。

  此時的我在外面感受到家的溫馨,可我依然選擇離開。

  在遠處靜靜的觀望,又怎不美好呢?

  是我不愿打破這種距離的美,最終也只能違背媽媽對我的請求。

  “你不可以離開這個家,永遠!”記得媽媽說的這句話,一直記得。

  可是落淚了。

  為了媽媽擔憂我行千里的辛酸。她說我還小,不能承受這些,因此她每天只能打電話詢問我。

  這是她主動打給我的。

  我得意的笑著。

  可憐的是天下父母心,我的媽媽也不例外。每天晚上我想象著她的模樣睡覺,有時候做夢也在想著是媽媽打電話給我,其實很多次是真的在給我打電話。

  難道此時的媽媽已經有心事?

  她不擔心她女兒了?肯定不會的,我了解她的性格,我熟悉著她手掌的紋路,我洞察過她每一種眼神代表的含義。她不是一個容易放下的人,放不下的終究是女兒的幸福。

  四

  離家一年的時候,我每天叫她接電話。

  “老婆,去接下電話”這似乎成了爸爸的口頭禪。

  拿起電話不再大聲的喊“爸爸”,因為每天媽媽都要接聽我的電話。

  更換的只是主角。

  詢問著她每天的飲食與健康,詢問著她每天的快樂與憂傷,詢問著她每天的時間安排…

  以前,都是媽媽在詢問我。

  以前,這份愛是一條單行線。

  就像那時的我一樣,不會感覺到每天聽這些厭煩,而似乎成了一種習慣。倘若有一天我沒有問她,她也會很“乖”的告訴我。

  現在的我即使出現了是, 不開心,也不會和她說。因為我只是想讓她分享我的幸福,而不是分擔我的憂傷。

  她也得意的笑著。

  為自己有個聽話的女兒,為自己每天可以個女兒在電話里暢談,為自己每天也幸福著…

  她每天不厭其煩的接電話,終究還是放不下我。

  只是雙行線中的彼此沒有了那么多的擔憂。

標簽:抒情散文,情感散文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