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 正文內容

心中有片繞指柔

閱讀:239 次 作者:金罌粟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1-04 14:32:52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散文作品。

  這是一個布滿陽光的早晨,深秋的清露還沒來得及滑下枯葉,半群極喜探幽尋奇的好友們便已迫不及待的踏入了這深山的大門。

  這山,綿延于泰山之陰,泉城之東,屬于章丘、萊蕪、泰安、歷城四區(縣)交界領地,故稱“四角城”,是一處難得的休閑觀日賞泉勝地。登高遠望,但見稀稀落落的農戶散落其間,裊裊的炊煙和秋日晨霧融為一體,在斑駁溫柔的陽光映射下,形成一幅奇幻山水,人融其中,身心不覺飄然欲仙。

  “快看——”隊首突然傳出一聲驚呼,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從灰色的“鵲橋”之上,推到了那個遠遠的懸崖邊。

  崖上,林木叢生,只是不見了往日的翠綠,只有幾株葉子被染紅了的荊軻,羞羞的陪伴著這遍地的枯枝。順著幾片隨風飄下的枯葉看去,人們突然在崖的底部發現了一片耀眼風姿。這是一片由粉紫、雪白、嫩黃組成的花的海洋。說是 “海洋”其實也就幾簇而已,也就是這幾簇,在這略顯荒涼的境地,就已經足使人們心跳不已了。

  “連翹?月季?虞美人?”有人開始揣測。

  “呵呵,見過笨蛋,還真沒見過像你這么笨的!在這是深山、在這季節,就是豬也不會見到有什么牡丹月季!” 有人開始嗤之以鼻。

  這群貌似“文人墨客”的主兒,就這樣爭吵著,疑惑著,跌跌撞撞的迅速鉆小道涌了過去。

  夏天,是繁花似錦的季節,有一種花,也許并不特別引人注意,可是到了秋天,到了日近冬的門檻,你再看到它,估計無需多少顧盼,一下就會收到你的心里。

  花呈喇叭狀,或三五一簇,或七八成群,不爭不搶,靜靜的舉在密密匝匝的綠葉之上,就像一個個可愛的村姑,樸素無華。微風吹過,圓圓的藍,圓圓的紫、圓圓的白開始羅裙旋轉,在這碎銀鋪就的陽光下輕輕的舒袖起舞,將它無聲的芬芳淡雅的夢,送向遙遠的遙遠。

  這是一種很平常也極易存活的花,當地人都叫它喇叭花,植物學上稱為牽牛花。無論是墻角還是及盡荒涼的山坡,只要有一點點的土壤,一點點的陽光,它那柔美到不可思議的身體就會蜿蜒著布滿一片綠意。不信,你就扒開葉片,它那游離在亂石旁或攀附在灌叢枯枝上的莖條就會立等可見。這莖條多是嫩嫩的,柔柔的,相互纏繞著,即使是那些略顯蒼老的,卻依然是不離不棄,大有生死相依之狀。一如人世間纏綿的情感,或許會幾經風雨,但終究鴛鴦蝴蝶,早已牽扯不開。看著它,鐵石心也能化成繞指柔了,充滿的定是暖暖的意,切切的情。

  牽牛花是纖細的,甚至纖細的有些卑微,就像古時那些正值韶光的女子,不堪時光與枷鎖的侵擾而虛弱地不堪一擊。一朝過后,花謝景逝,恍若夢醒黃粱。但它又是最賦有生命活力的。就像它美麗又傷感的另一個名字“朝顏”一樣,亭亭玉立。

  “在《源氏物語》里,好像就有一個與花同名叫做朝顏的女孩。”一友略有所思。

  “是,正是這女子以一種純潔、鏗鏘之愛恰如其分的詮釋了愛情、冷靜、虛幻的牽牛花花語。”有人回應著。

  “中國也有一個愛情故事與牽牛花相關。”

  “嗯,那是‘天孫滴下相思淚,長向秋深結此花’。你看這圓狀的花瓣中匯成的白色漩渦,不就是銀河另一畔的織女,淚聚成了流泉,澆灌出眼前的牽牛花嗎?這交織的藤蔓,定是老實的牛郎對不能相見戀人最深切的思念和渴望,醉人的深淵色,早已染盡了相思吧。”

  聽著朋友動情的感慨,望著這片迷幻般的花兒,我的思緒仿佛被深深的鑲嵌在這陡峭的懸崖之上。我不知道秦觀為什么把它比作 “仙衣染得天邊碧,乞與人間向曉看。”的仙女,我也不知道林逋山為什么把它寫成 “天孫滴下相思淚,長向秋深結此花。”的一位多愁善感的少婦。其實,我更愿意把它想象為楊萬里筆下 “素羅笠頂碧羅檐,晚卸藍裳著茜衫。望見竹籬心獨喜,翩然飛上翠瓊篸”般的一位扶著竹籬遠眺的村姑。

  我似乎看到,這片花兒是怎樣借著幾許晨光,賣力地積蓄著力量,直至擠破花苞,破繭成蝶般綻放出這般些許錦繡。又似乎看到,在那深淵色或潭碧色的花朵之上,還垂留著幾顆或喜悅或憂傷的淚……

標簽:散文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情感散文記
  • 下一頁:等我追你
  •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