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月光下的寂寞女人

閱讀:404 次 作者:戴光銀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0-31 11:32:40
基本介紹:佛說,前世五百年的守候,只為今生一見。

  01

  初識藍若水的時候我才十八歲。這在城里人看來,我那時候還是一個孩子,可是我已經在這座遠離家鄉兩千公里的城市打工打了四年,想起剛來到這里的時候,那種孤獨感一定是常人所不能忍受的,一個十四歲的孩子,身在異鄉,并且沒有一張熟悉的面孔。

  十八歲,也許是人這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因而有許多美好的事物總注定要在這一刻發生,包括遇見彼此生命中所期待的那個人。

  佛說,前世五百年的守候,只為今生一見。我不知道為了這難得的一見,彼此已在佛前守候了多少年,我們終于還是遇見了,在喧囂繁華的塵世里,在這茫茫人海中,能遇見便是緣分,哪怕只是無意中的一次回眸,我看見了她,“hello!”那一刻,她只輕輕地瞥了我一眼,便又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可就是那一瞥,幾乎勾走了我的三魂七魄,從此成就了我生命中長達十年的悲歡離合。

  02

  那時候,我們還年輕,彼此純真、善良,在某一個路口眨巴著天真的雙眼等待著、向往著,眼前一片迷茫,未來的一切都是無知的,人生原本有著無數種可能。然而多少年后,當我們背負著滿身的傷痕再度回到那個路口,當青春的光環在我們身上褪去顏色,當時光的印痕在我們臉上寫下滄桑,你是否還能記起當年那無意中的一次回眸?

  那一刻,我是真真切切地心動過。

  藍若水一瞥過后,無關痛癢地離開了,而我卻在后來的每一個深夜輾轉難眠,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晃動著她的身影。每天魂不守舍地工作,渾渾噩噩地下班,然后鬼使神差地跑到那個地方去東張西望,一直到天黑,總希望能再次碰見她。可是結果無一例外,每一天都以失望告終,心里失落了很長一段時間。

  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后,我重新換了一份工作,到城郊的一個小網吧去當網管,每天上班下班,生活又重歸于平靜,心也漸漸地涼了下來。可是有一天,我在吧臺為客人買東西的時候,又看見那條身影從樓梯間走上來,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結果藍若水對我微微一笑,說:hello!

  我也報之一笑,說:歡迎觀臨!

  那一刻,我感覺全身的熱血都在往上涌,頭腦一片昏眩。藍若水刷了卡,走到貴賓區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我輕輕地走了過去,她瞄了我一眼,說:你幾歲了?

  我說:十八歲!

  藍若水遞給我十塊錢,說:小屁孩,去幫我買一盒紅塔山!

  我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拿著錢到吧臺買了一盒她要的香煙,回來遞給她。

  藍若水接過去拆開,對我說:要不要來一支?

  我靦腆地笑笑,說:不會!

  藍若水抬起頭來對我咧嘴一笑,然后又回過頭去,登上QQ,點開網頁……我自覺地轉身離開,她又在后面叫住我,說:小屁孩兒,去幫我倒一杯白開水!

  我照辦,走到茶水臺為她倒了一杯開水端過去,她將開水放到一邊,并沒有要喝的意思,然后又看看我,說:去幫我買一瓶營養快線。我又跑了一趟吧臺,為她買來一瓶營養快線,并將找回來的零錢放到她面前。

  藍若水看也沒看,順手拈起一張一元的遞給我,說:再去買一個打火機。

  我心想,你不是誠心要玩我吧?這要是碰到別的客人,我心里早就不耐煩了,不就是上個網嗎,哪兒來那么多事?可是,眼前這一位,跟別的客人不同,即使為她跑一百次,一千次,我也都心甘情愿。

  這就是我和藍若水第二次碰面,她張口閉口管我叫小屁孩兒,我還一直屁顛屁顛地為她跑路,并且樂此不彼。雖然最終連一聲謝謝都沒有,但是我心里卻美滋滋的,好像有許多話想對她說,可是我不敢。

  03

  佛偈說:“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手中握無限,片刻成永恒。”什么意思?不大明了,這僅僅只是一道佛偈,卻被人們廣為流傳。

  我那天在藍若水的身后站了片刻,也就是那一片刻間,我干了一件說出去極為不光彩的事情,偷偷記下了她的QQ號碼,后來打開她的個人空間,看了一些關于她內心世界的東西,比如“有的人,為你一廂情愿了一輩子,卻被你忽視了好多年;而有的人,一個無心的表情,卻成了你永恒的思念。人生為什么總是錯過?可是偏偏我們要在錯過之后才會明白。那么,無論過錯什么,永遠別錯過最后一趟回家的末班車,以及最后一個深愛你的人。”我看完之后內心唏噓不已。

  在現實生活中,要記住一個人其實很簡單,無需長相廝守,也不用朝朝暮暮,今生的緣分就此注定,只是我們無從得知,而在今生的塵緣中,我們需要一次次的擦肩而過,一次次的碰撞,當火花飛濺的那一刻,一切早有定數,這便是彼此心目中的永恒。

  這天下班比較早,一個人又不知道該去干什么,于是就在網吧門口的馬路邊小站了一會兒。恰巧藍若水也在這個時候從我身邊經過,用手碰了我一下,說:“小屁孩兒,在這里發什么呆?”

  我張了張嘴,說:“沒事兒做!”

  藍若水說:“走,我請你吃飯去!”

  我腦子里恍惚了一下,不知道她是隨口一說,還是誠心誠意。可是再看她時,她卻已經走了幾米遠,連猶豫一下的機會都沒有給我。我將心一橫,立馬就像個小屁孩兒似地跟了上去。

  藍若水側著頭,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我一眼,說:“小屁孩兒,走快點!”

  我三兩步追上她,鼓了鼓氣說:“小屁孩在叫我嗎?”

  藍若水聞言,轉過頭來冷冷地盯著我,動了動嘴唇,卻沒有吱聲。我心里一緊,嚇得不敢說話了,抬起頭來就像仰望偉人一樣仰望著她,她對我咧了一下嘴,然后歪過頭去繼續走路,說:“你跟著我走就行了!”

  我默默地跟在藍若水后面,向前走了兩個路口,然后來到一條又窄又黑的巷子里,心里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假如此刻她是一名人販子,那像我這樣的孩子是不是太傻了?我跟你又不熟,你說跟你走,我就跟你走了,還走到這么一個黑不溜秋的地方來。

  藍若水才懶得理會我此刻的想法,走在前面自顧自地說:“這里岔道很多,你別走丟了。”

  我“呃”了一聲,硬著頭皮緊跟在她后面,不知拐了多少道彎,突然眼前一亮,終于來到一條人聲鼎沸的步行街上,心里的那種疑慮終于打消了。藍若水帶著我走進一家重慶小火鍋坐下,我說:“沒想到還有這么一個地方,你經常到這里吃飯是吧?”

  藍若水將桌上的菜牌推到我面前,答非所問地說:“我就住在這附近。”

  我手里拿著菜牌,眼睛卻偷偷地注視著藍若水,發現她身上竟然有一種不容逼視的氣質,要不是她正在看手機,我還不敢這樣看她。

  藍若水這時突然注意到我在看她,臉上又恢復了平時的冰冷,說:“我讓你看菜牌,看我干嘛?”

  我悻悻地垂下頭來,看著手里的菜牌,提心吊膽地點了一份小蔥拌豆腐,然后又將菜牌還給她,她看也沒看,招呼老板娘過來噼里啪啦地點了一大堆。我輕聲說:“能吃完嗎?你點那么多!”

  藍若水沒有說話,這還用說嗎?當然是不能吃完了,可是吃到一半的時候,藍若水卻對我說:“不能浪費,點了就必須全部吃完!”這句話頓時令我肅然起敬,就好比小時候飯粒吃掉在桌子上了,媽媽便一臉嚴肅地說“不能浪費”一樣。我吃到飽嗝兒連連,胃里撐得難受的時候終于放下了筷子。藍若水又叮囑說:“小屁孩兒,多吃點才能長得大!”

  我心中頗為不忿,想想自己都十八歲了,你居然敢張口一個小屁孩兒,閉口一個小屁孩兒地叫個不停,這十八年來,我后媽還沒有這么叫過我呢!在來的路上就想反駁她幾句,可是話到嘴皮邊上就失了底氣,現在酒足飯飽,膽子也大了不少,說:“小屁孩兒,小屁孩兒,我有名字,我的名字叫小四川!”

  可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還是不敢正眼看她的臉。藍若水慢慢悠悠地放下筷子,拿起餐巾紙來一邊擦嘴一邊說:“你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喊小屁孩兒的時候,你為什么要答應呢?”

  這是一個無從辯駁的理由。

  藍若水自此之后就更加理直氣壯地管我叫小屁孩兒,理由是我一直沒有找到一個能反駁她的理由,以至于后來的若干年,我還一直在心里逼問自己,難道我在她眼里就真的只是一個小屁孩兒嗎?

  04

  我的生活在認識藍若水之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心情也是一樣,看見她的時候寧靜、快樂,看不見她的時候焦躁、失落,在失落中等待,等待她的再一次出現。然后寧靜、快樂、焦躁、失落、等待,生活如同心情,如此周而復始地繼續著,盡管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我依然不敢看她的臉,甚至多說一句話,可是這并不影響我享受那種感覺,那感覺就像我們彼此熟知了千年。

  但是我又不能要求每天都和她在一起,她有她的生活,有些時候她也會很忙。我從來沒有給她打過電話,怕打攪她,她有時間的時候自然會打電話過來,我也非常樂意聽從她的召喚。她有時打電話來正好我在上班,然后我就向經理請假,開始幾次那經理還好說話,可是次數多了,經理就開門見山地說:“小四川,像你這樣三天兩頭地請假,對我們的影響很大,一是工作人員不好安排,二是工作效率提不起來,干脆給你放長假得了,從明天起你就不用來上班了。”

  這是我第一次被人炒魷魚,為了一個女孩子。在極品咖啡屋見了藍若水之后,我把自己失業的消息告訴了她,她好像一點兒也不在乎,而是一支接一支地抽著煙,記不清抽到第幾支的時候,她突然開口問我,說:“小屁孩兒,你怎么看待一個女人抽煙的問題?”

  我抬起頭來,腦子里一片茫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這個問題,不過此時我想起了之前在網上看到的一句話,急忙拉來搪塞上去,說:“也許每一個抽煙的女人身后都有許多故事吧?”

  藍若水說:“小屁孩兒懂得還挺多的嘛!”

  我靦腆地低下頭來,喝著自己的咖啡,沒有再說話。

  藍若水在這時冷不丁地問了我一句,說:“你的名字叫小四川是吧,你是四川的?”

  我說:“不是,我是湖北的!”

  藍若水說:“那你為什么不叫小湖北而叫小四川呢?”

  我說:“這個得問我媽。”

  藍若水莞爾一笑,不再說話。

  我看她一笑,心里就不那么緊張了,問她說:“那你叫什么名字?”

  藍若水收住了笑,表情也很快恢復往常。我心里又是一緊,以為她不會告訴我,結果她從錢夾里抽出了自己的身份證來讓我看。

  我大膽地將藍若水的身份證捧在手里,翻來覆去地看了個遍。雖然上面的那個女孩沒有現實中的藍若水漂亮,但是那個女孩的表情看上去要溫和許多,眼神也分外迷人,總之就是和眼前這位有著明顯的不一樣。大概,這就是一個女孩子在經歷了許多故事之后的結果吧?遺憾的是她身后的那些故事我無從得知。我連她從事什么工作都不知道,只是偶爾會聽她說自己很累很忙,當我問她忙什么的時候,她又緘口不言了。

  藍若水問我在網吧當網管一個月能掙多少錢。我據實回答,說一個月就一千二百塊錢,她撇撇嘴,說:“你那破班兒上著有什么意思?”

  我承認這破班兒上著確實沒意思,可是它畢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人總不能因為活著沒意思就不活了吧?現在倒好,連那沒意思的破班兒都沒得上了。

  藍若水說:“這樣吧,在你找到工作之前,我每天會讓你吃飽穿暖,工作可以慢慢找,不過你得老老實實呆著,跟我出去的時候要少說話,關于我的過去,你也無需多問!”

  那一刻,我真想對藍若水說:“你真像我后媽!”

  可是我不敢,因為我認為跟她在一起總比跟后媽在一起要有意思得多,所以我只能無條件地點頭答應。

  從那天起,我基本上成了藍若水的小跟班,她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默默地,不說話。每當夜幕降臨,她就會要我和她一起去都市麗人酒吧見一些形形色色的男人,那些男人們一個個衣著精良,氣度不凡,就像電視廣告里所說的那種成功人士。我是又嫉妒又厭惡,所幸的是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樣,那些男人們對藍若水的態度似乎都很敬重,交往的方式也僅僅是握手、喝酒,然后聊一些我聽不懂的話題,每天都要到很晚才能回家。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陪她一起去郊外游玩、到拉斯浴場游泳,或者逛百合春天、南園商城,里面的天價服飾令我心驚肉跳,累了的時候就近找一家咖啡屋或者冷飲店之類的地方,點上一杯卡布基諾或者冰鎮可樂,靜靜地坐著,她不說話,我也不說話。

  南園商城與百合春天是藍若水每周必去的地方。然而,我卻從來沒有看到她在里面購買過任何一件商品,她只是喜歡到那些地方去走走逛逛,仰望每一件天價服裝,或者注視某一件精美的首飾,臉上浮現出一個漂亮女孩所特有的溫柔與嫵媚。可是那種狀態在她臉上持續不了多久,一旦走出商城就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仍舊是平時所固有的冰冷與憂郁。

  我在多年以后終于明白,其實在藍若水的內心深處,她是多么地渴望擁有那些東西,江詩丹頓的表、LV的包、卡地亞首飾、香奈爾5號,以及迪奧套裙。在那個時候,我甚至還不知道有那么一個詞匯,世人稱之為奢侈品。

  05

  藍若水似乎一直都是這個繁華都市里憂郁著憂傷的寂寞女孩兒,從她的交往圈子就可以看出這一點,除了酒吧里那些形形色色的成功男人之外,基本上就沒有其余的交往。那是她的工作嗎?我想應該不是,關于她過去一切,我無從得知,那么關于她的未來,我就更加的無法揣摩了。

  我們每天都會把大把的時間花費在逛街上面,什么都不買,只是看看。藍若水還對我說:“大街上乞討的那些孩子從來都不敢靠近我,你信嗎?”我當然表示不信,她便拉著我到東風廣場去走了一遭。東風廣場上每天都盤踞著上百個流浪孩子,只要有人經過,他們便一擁而上,抱著路人的大腿進行乞討。然而,當我和藍若水經過東風廣場的時候,卻看見那些孩子在離我們兩米遠的地方就停住了,竟然沒有一個敢靠前半步。我想了想,或許這就是我跟她相處了這么久,還仍然不敢正視她的臉的原因吧。那張玫瑰花一樣漂亮的臉上,總是透露出致命的冰冷。火車站的周圍,每時每刻都徘徊著一群又一群的半失足婦女,她們的工作就是為失足婦女拉客,一看見有男同胞走過就跟上去糾纏不休,而每當我和藍若水并肩走過時,那些半失足婦女們卻是遠遠地看見就避開了。

  藍若水所居住的那個村子更是這個城市最混亂的地方,幾乎全城的人渣都盤踞在那一帶,每天晚上都有打架斗毆、搶劫行兇的事件發生,可是她依然敢一個人在半夜出去買吃的,而且是經常。

  我好奇地問她,說:“這個地方那么亂,難道你就一點也不怕?”

  藍若水說:“沒有什么好怕的,不管在哪里,只要你自己不亂,別人就不敢跟你亂來。”

  我再一次對她表示嘆服。

  藍若水的每一個細微動作都深深地影響著我,我們每天吃在一起,住在一起。房子是兩室一廳的,據說她在這里已經住了四年,一直是一個人,現在變成了兩個,不用在深更半夜跑出去買吃的了,有什么需要就吆喝小屁孩兒。屋子里每天都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零食,包括方便面,藍若水餓了的時候能一次吃兩盒,每一次都要加入很多芥末,而且從來不會擔心自己發胖或者臉上長青春痘,她說:“多少年了,一直都是這樣過的。”

  這和我平時所看到的大多數女孩子不一樣。

  藍若水在生活中從來不拘一格,飲食上也沒有特別的講究,更不曾見她使用過任何一款塑身產品,可是她總能擁有完美的身材,和不可逼視的氣質。這樣的女人從來都不缺乏追求者,她的寂寞只源于她不愿與人交談,可是不交談并不等于不善于交談,她往往能用一句話或者一個眼神就讓對方措手不及,愛情于她而言,不過只是這人世間最淺薄的玩笑。

  我在弄清楚這一點之后決定離開她,于是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到某建材公司去當搬運工,這是一份苦差事,不過薪水不錯。一個禮拜以后,我搬到城市的另外一個郊區,租了一間房子,從此開始了自己的生活,或者說是又回到了從前。那一刻,我曾天真的以為,自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忘記那個人。

  可是,事實并非如此。

  06

  有人說,時間可以讓人忘卻一切思念與痛苦,可是依然無法忘卻那份最初的心動,如果你愛過,便會一直記得。

  藍若水對于我的離開,只是簡簡單單地說一句:愛去就去吧!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似乎我在她身邊只是一團空氣一樣,來了或者去了,對她的生活或者心情都不會造成絲毫影響。然而,卻成了我心中一道永遠化不開的死結。開始的一段時間里,我每天都在拼命地工作,認為只要將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去,時刻保持一種忙碌狀態,就可以不用去想她。可是,人總有休息的時候,一閑下來,心就會不由自主地去想起她,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悠然時光,想起和她走過的每一條街道,想起她那超然物外不可逼視的氣質以及那雙冰冷的眼神……隨著時間的往后推移,這份想念就越來越深,我整個人就像是入了魔,成天精神恍惚,寢不成眠,食不甘味,一想到她心里便會隱隱作痛,這是我有生以來未曾有過的感覺。但是,我依然在心中狠狠地告誡自己,一定要將她忘了。

  那個女人,不過只是一只沒有感情的冷血動,鮮艷的玫瑰總是帶著刺,花兒再美或有毒蛇纏身,蜜液背后往往暗藏毒汁。我還年輕,不能就此被她毀了。

  藍若水后來也沒有再給我打過電話,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她,她也還在那個地方,明明隨時都可以去找她,可是我又必須得強逼自己將她忘了。我后來為了付諸這一行動,狠心刪了她的手機號碼,不料那個號碼卻像病毒一樣迅速占據了我的大腦內存,一度造成系統錯誤,以至于無法刪除,直到十數年過后,我還清清楚楚地記著那個號碼。我時常都在想,假如我能活到一百歲不死的話,指不定我還是無法忘記,也指不定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了孫子、重孫、曾孫了,不知道那個時候的人還用不用手機,但是我仍然可以自豪地對我的子子孫孫們說:當年那個手機號碼,爺爺還一直記著呢!

  那一個多月,也許是我這一生之中最難熬的日子。

  我到現在都還不肯承認的事實是,其實在那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我每一天每一刻都在等藍若水的電話,無論她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打來,我肯定都得像一個小屁孩兒似的,馬上屁顛屁顛地跑去見她。可是,我等的那個電話始終沒有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每等一天都像是又過了一個輪回。終于在一個多月之后的某一天,我再也無法熬下去了,于是就給她打了過去。

  藍若水也很快就接通了電話,說:“小屁孩兒,想我了嗎?”

  我在電話接通之前,心里還在不停地糾結,可是當這句久別的問候如同天籟之音從電話傳來的時候,內心的糾結終于在一瞬之間全部幻化于無形。如果說上次的那一瞥只是勾走了我的三魂七魄,那這一句久別的問候簡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我定了定神,說:“你最近還好吧?”

  藍若水說:“我一直都很好啊,有事嗎?”

  我說:“我想……我想過來看看你!”

  藍若水說:“隨便你吧,我反正有的是時間,就這樣吧!”

  我還沒來得及問一聲什么時候去找她合適,電話就掛了。我剛放下電話,心就開始后悔了,后悔不應該打這個電話,可是事已至此,干脆豁出去了,這輩子。我在想清楚這一點之后,馬上趕到藍若水的住處。

  藍若水正在家里打掃衛生,她見我走進門去,表情依舊那么冷淡。可是我心里卻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踏實感。

  07

  那個時候,我是如此的天真、善良,甚至還有點像一個大傻鳥,在面對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時,竟然不懂得該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影響對方,而是被對方深深地影響著,并且一不小心就讓她影響了這么多年。

  藍若水這天終于沒有再去都市麗人酒吧會見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而是在作了一些簡單的裝束之后,帶我去清水湖畔吃燭光晚餐。

  我們在湖邊的餐桌前面對面地坐著,誰也沒有說話,任憑燭火在夏日的微風中不停地搖曳,就像我此時起伏不定的心,氣氛緊張而嚴肅。我感覺今夜就好像有大事要發生。

  藍若水先開口打破了沉靜,說:“小屁孩兒在想什么?”

  我說:“在想你呢!”

  藍若水注視了我一眼,說:“怎么?幾天不見,你好像有點不老實了!”

  我在和她四目相對的一瞬間,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來,解釋說:“沒有,其實我只是……”

  這時,我們點的東西送上來了。

  藍若水說:“先吃吧,想說什么等吃好了再說。”

  我一面埋頭吃著自己的東西,一面在心里盤算著,接下來應該如何對她表明心跡。如果她拒絕,那我又當如何對應,或者說在今后的日子里以什么樣的方式相處,要不要就此死纏爛打地纏著她,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

  藍若水向我碗里夾了一個咖喱雞腿,說:“多吃點吧!”

  我為了表示感動,迅速將雞腿塞進自己的嘴里。

  藍若水看著我,突然“嘿嘿”地笑了一聲,這笑聲清脆而爽朗,不過很快就消失在迷人的夜色里,消失在這屬于兩個人溫馨的燭光中。

  我吃完那只咖喱雞腿之后就飽了,喝了一大杯白開水,算是為一會兒即將到來的表白做準備。

  然而藍若水在招呼服務生過來買完單之后,卻說:“我們該走了!”

  我茫然地問道:“去哪兒?”

  藍若水說:“別問那么多,帶你去一個地方。”

  我默默地跟著她上了一輛出租車,來到市中心一棟商業大廈的樓前,這是目前全城最高的一棟商業樓。藍若水抬頭望了望上面,我隨著她的目光望去,正是樓頂的方向,大惑不解地說:“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

  藍若水說:“上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說:“可是你能上去嗎?”

  藍若水又是冷冷地說了一句“別問那么多!”然后拉著我進了電梯來到頂層,掏出鑰匙打開天臺的門,她居然有這里的鑰匙,門“鏗鏘”地開了。我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禁令人目瞪口呆。在這棟商業樓的樓頂上竟然還有一幢別墅式的住房,周圍花木成林,林間有桌椅。現在,那張精致的圓木桌子上就放著紅酒、雪碧、以及兌酒的冰塊和一些杯具。

  這天正是農歷十五,月圓之夜,此刻月亮的清輝灑滿人間。

  08

  藍若水沉浸在那夜的月光之中,面容清秀,目光冰冷,神情略帶一些憂傷。

  那是因為寂寞嗎?多年以后的我一直在想,卻苦苦尋不到答案。

  藍若水走到木桌前坐下,若有所思地點上一支煙,抽了兩口又很掐滅煙卷,起開一瓶紅酒倒進扎壺里,再灌入雪碧,加入少許冰塊,她對這一連串的動作早已駕輕就熟,然后大聲地說:“今天心情不錯,來喝一杯吧!”

  我恍惚了一下,說:“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藍若水說:“今天這里沒有別的人。”

  我走到她對面坐下,說:“你到這個城市有多少年了?”

  藍若水伸出手來比劃了一下,說:“八年,這八年里發生了許多故事。”

  這天晚上,我們喝著紅酒,說了相識以來最多的話。

  藍若水身后的故事終于在我的腦海中漸漸清晰起來,她的生命和我一樣,彼此有著共同的不幸,我有一個后媽,而她有一個后爹。她在五歲的時候父親去世了,母親帶著她和一個弟弟改嫁,因為后爹的刻薄,所以她在十六歲那年,初中都沒有畢業就離家來到省城,前前后后做過許多份工作,幫過燒烤店,買過服裝,當過郵遞員……大概在六年前,認識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男人,她說:“他一定是這個城市最了不起的人物。”

  我說:“是市委書記嗎?”

  藍若水冷冷地盯著我,說:“看來小屁孩兒的心思已經不單純了,為什么會想到市委書記呢?”

  這一次,我沒有避開她的目光,說:“我學會了以你的方式思考!”

  藍若水搖頭說:“你到底還只是一個小屁孩兒。”

  我說:“那個男人一定很有錢。”

  藍若水終于無聲地笑了,她所說的那個男人其實也沒有什么了不起,而且早有家室,只是人到中年,有了一些錢,又遇到中年危機,后來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就都很容易解釋了。那時,藍若水才十八歲,按照城里人的標準,她同樣也還是一個孩子,在認識那個男人之后,雙雙陷入愛河,無法自拔,沒過多久他們就到這里租了房子,從此過著悠閑浪漫的生活,享受城市的萬千燈火,看十五的月亮。那時的月光一定很美吧?她或許也曾天真地以為,那就是她一生中最亮的月光,然而月光再亮,終究冰涼。

  那個男人,也遲早都是要回家的。

  藍若水這樣說:“這一切其實也都無所謂了,人生苦短,誰不會偶爾放縱一下自己呢?”

  那個男人后來終于在自己妻兒父母的百般哀求之下懸崖勒馬,不過仍對藍姑娘的體溫心存念想,于是兩人又偷偷約定一個月見一次面,以不同的方式,后來改成了兩個月,三個月,甚至半年不等,再后來,那個男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藍若水有那么一段時間,還一度固執地認為是對方說話不算數,并且無數次地在心里唾罵那個男人畜生,可是后來漸漸地想通了,其實那個男人并不是畜生,人家只是做了一回畜生,后來又重新回去做人了。藍若水在想通了這一點之后如釋重負,開始四處找工作,后來在一家公關公司穩定了下來,憑著自己外表上的先天優勢,工作得心應手,從此封鎖了心中那扇門,每天周旋于形形色色的所謂成功男人之間,她流年紅塵卻從不眷念。

  我說:“那后來你也沒有去找過那個男人嗎?”

  藍若水搖頭,說:“沒有,我后來手里有了一些錢,又把這個地方租了下來,每逢月圓之夜,我都會推掉工作上所有的應酬,一個人到這里來坐坐,算是對他的一種懷念吧!”

  我說:“可是你為什么不住在這里呢?”

  藍若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紅酒,眨巴著眼睛別過頭去,兩行清淚便順著面頰流了下來,在皎潔的月光中顯得晶瑩透亮,她居然哭了,不過沒有聲音,就像她無聲的笑。

  09

  我萬萬沒有料到的是,那一刻的畫面,竟然成了我此生最刻骨銘心的記憶。

  那個月光下的女孩,一直在那里守望著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男人,從來不曾離開,然而年復一年,那個男人卻依然沒有出現過。

  我站起身來,忐忑不安地走到藍若水身前,本來想將這一個月以來心里對她的思念一吐為快。可是張了張嘴卻不知從何說起,明明一秒鐘以前還在心里默念了一千遍的臺詞,突然之間亂作一片,憋了半天勁兒最終只是有氣無力地念了一聲:“小水!”

  藍若水突然抬起頭來逼視著我,說:“你剛才叫我什么?”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說:“你……沒事吧?”

  藍若水將目光收回去,站起身來走到天臺的一角,遙望著遠處迷人的燈火,語聲悠閑地說:“你看這座城市真美,多少孩子背著父母的牽掛從農村來到這個地方,拼命地努力、奮斗,誰都想在這里扎下根來,可是他們當中的大多數終究還是要回去的,因為他們的家在農村。”

  我走到藍若水旁邊,說:“那你呢?”

  藍若水說:“我已經回不去了,自從認識他的那一天起,我的生命軌跡便發生了變化,而且離原來的那條道越走越遠。”

  我說:“那就讓我跟你一起走吧!”

  藍若水說:“為什么?”

  我說:“因為我喜歡你!”

  藍若水扭過頭來,像往常一樣冷冷地盯著我,說:“喜歡我就要跟我一起走嗎?”

  我頓時被這個問題難住了,茫然地看著她,不知所措。

  藍若水說:“小屁孩兒,你很天真也很善良,將來你會擁有屬于你的人生,認識你該認識的人,走你自己的路。”

  我伸出手想去拉藍若水的手,說:“我只要認識你就夠了,永遠和你在一起,在這個城市扎下根來,不管你走到哪里,無論是迷茫還是孤單寂寞,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藍若水突然輕蔑一笑,將手縮回去,說:“我要走了。”

  我說:“那就走吧!”

  藍若水說:“你先在這兒呆會兒吧,別跟著我。”

  我“呃”了一聲,以為她這是要住處了,于是就沒有跟上去,而是傻傻看著藍若水轉身離去的背影。

  當時誰也不會想到,就是那一次華麗的轉身,此后十年,藍若水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先是發現她的電話無法接通,后來親自去她住處找她,結果房東太太說她已經退租了。可是我仍不死心,等到第二個月圓之夜,又去到那棟商業樓的天臺等她,不料那里已經住了一對老年夫婦,據說是樓下一家公司老板的爹娘。老頭牙都掉光了,硬是拉著我講了半天的人生哲理,說是奔波了一輩子,老了終于可以在這個地方安定下來,既能遠離城市喧囂,又能享受城市的燈火,最牛逼的事情是,還可以依偎在一起看美麗的夕陽。

  10

  那夜月光如水,我在那夜的月光中駐足良久,然后默默地轉身離開。

  我再次見到藍若水的時候二十八歲,仍舊孑然一身晃蕩在這座喧囂繁華的城市,過著燈紅酒綠的生活,并且沒有一個真心的朋友。這在城里人看來,我已經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極品宅男,那種內心的孤寂,尋常人等定然無法理解。

  在這十年間,發生了許多事情。當塵世中的萬千燈火無數次地亮起又熄滅,有人來過,有人離開,幸運的是我留了下來,創辦了自己的公關公司,過著藍若水當年的生活,認識一些天真、善良的漂亮女孩,帶她們到拉斯浴場游泳,去都市麗人酒吧見客戶,在百合春天或者南園商城為她們購買天價服裝、江詩丹頓的表、LV的包、卡地亞首飾、香奈爾5號,以及迪奧套裙,看著她們開心的樣子,我終于學會了像藍若水當年那樣輕蔑而無聲的笑。

  三年前,我買下了那棟商業樓天臺上的住房,開始的時候那對老夫婦死活不肯賣,我說:“在這座城市里可以看夕陽的房子有很多,無論你看上那一套,我都會買來跟你們換!”

  老夫婦最后還是答應了。

  從那以后,每當月圓之夜我都會推掉工作上所有的應酬,一個人到那里去坐坐,享受城市的燈火,看十五的月亮,這也算是一種懷念吧!

  我學會了抽煙,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我身后的故事。

  藍若水就是在這個地方,又一次和我見面了,十年光陰彈指而去,月光還是那夜的月光,只是彼此的臉上不由得多了一些久歷人世的滄桑。我請她喝法國波爾多干紅,她坐在我對面,穿著香奈爾的套裝,那柔軟的面料,簡潔的裁縫,貼身的款式,無不襯托出她嬌柔而嫵媚的身軀,她的目光依然冰冷,神情似悲似喜,說:“原來你一直還在這座城市,沒有回去?”

  我冷冷地看著她,說:“這座城市真美,無論誰來了都會舍不得離開,不是嗎?”

  藍若水淡淡地笑。

  這又是一個花好月圓之夜。我們悠閑地坐著,淡淡地說話,淡淡地分手,沒有再見,一切都顯得那么自然,彼此就像是在履行前世的約定。

  (完結)

  聲明:一起問道文學網原創短篇小說,版權所有,禁止轉載,違者必究!

標簽: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狐說
  • 下一頁:綁啞鈴的男人
  •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