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狐說

閱讀:273 次 作者:哪有什么完美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0-31 11:24:52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短篇小說。

  柳雙鎮外南山之上草木茂盛,多生狐貍,平常遠遠就可看見狐貍在草叢中亂跳,這腳下一不小心都會踩到狐貍尾巴。可是今日尋了半天,江上語連跟狐貍毛都沒見到。

  “怪了,以往這南山之上遍處可見狐貍,怎么今天見到的只有老鼠?”江上語坐在一塊青石板上,舒展著四肢伸了個懶腰。

  “你不知道,前一陣子知縣命獵戶獵殺狐貍,說狐貍乃是不詳之物,能招災禍國。哎,也是為了響應國家南下驅逐蠻夷嘛。”李舒航壓低著身子仔細搜尋著草叢,手中還沒拉滿的弓箭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竄出去。

  “知縣大人命獵戶獵狐貍?怕是你也參與了吧,要不今日怎會如此手癢。”江上語嗤聲道。李舒航在縣衙里當差,又射得一手的好箭法,這渾水自是少不得他。

  “哈哈。——哎,有狐貍!”李舒航忽然直起身,手中的弓箭也一下子張滿了。江上語眺目望去,只見不遠處的草叢晃動了一下,一只灰黃色毛皮的小狐貍猛地從里面竄了出來,向另一邊雜草深的地方躍去。

  若是這小東西跳進深草叢中時,怕是就要被它逃了。說時遲那時快,就聽“嗖”地一聲李舒航手中的箭射了出去。

  “哈哈,射中了,看你往哪里逃!”兩人驚喜地朝那跑過去,李舒航撿起地上的狐貍。

  “咦,怪了,怎么只有狐貍皮?”

  江上語一翻,果然只是一張皮,他想了想,說:“哈哈,那還是你沒射中,怕是以前打狐貍的獵戶丟在這里的。”

  “真是倒霉,送你了。”李舒航把手中的狐貍皮丟給江上語,很是憋氣。

  江上語把狐貍皮在面前展開瞧了瞧,毛皮不大,應該是一只小狐貍,上面還有一個箭洞。

  “走吧,天色也不早了,回家吧。”

  “好。”江上語便順手將毛皮塞到了懷里。

  到山下時,太陽已經快落山了。江上語要去鎮西外,而李舒航要回鎮子,于是就和他分道揚鑣,沿著山腳朝西而去。一路上他總是聽到旁邊草叢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江上語只以為是野狗沒去管它。

  回到家中,江上語掏出那張狐貍皮掛到墻上,順手撿起書桌上的一本書剛想坐下來,就聽到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無奈他只得又去開門。“誰啊?”江上語有些埋怨,拉開門看到一老太太站在門口,身后還躲著一個孩子探著腦袋怯怯的看著他。

  老太太鞠身說:“公子,打擾了。”

  “無妨無妨。”江上語連連擺手,然后又拱手作揖。

  “老朽涂山氏,這是我的孫兒。”說著老嫗推搡了一下身后的孩子。這時躲在身后的孩子走了出來,然后畢恭畢敬地給他鞠了一個躬。江上語這才發現,這孩子竟然一絲不掛光著屁股呢,立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那孩子見狀,立刻用手擋住下面,向著他奶奶的身后躲去。

  “不知老大娘您有何事?”江上語問道。

  “公子,我的孫兒頑劣,若有什么不敬之處,老朽替他向您賠個不是。”說著老太太又要鞠身。

  江上語立刻慌了起來,又覺得很是不解,眼前的老太太他連認都不認識,何來道歉之說。他連忙攔道:“這是哪里話,老大娘切莫行此大禮。”

  老太太起身,和善地說:“我們本來今日是要搬遷的,只怪我孫兒貪玩,獨自跑了出來戲耍,若是無意中沖撞了公子,還望公子多多包涵,莫跟孩子一般見識。只是希望公子把我這孫兒的衣服還來,老朽在這里謝過了。”

  江上語一怔,更是摸不著頭腦,連忙說:“我何曾拿過他的衣物?”

  這時老太太拉著孩子問道:“你可看清楚了,到底是不是這位公子?”

  那孩子抬頭仔細看看了江上語,然后點點頭說:“嗯。”

  “這…這可冤枉我了,我何曾拿過他的衣物,而且,我要他的衣物做什么!”江上語苦著臉,心想這不是毀我的名聲嘛。

  “公子,我這孫兒不會說謊的。”

  “我連這孩子見都不曾見過,何來拿他衣物之談。”奈何江上語千般解釋,那老太太就是不信,弄得他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他焦急地撓著后腦勺,一轉頭看到墻上掛著的狐貍皮,頓時心中一咯噔:這老太太自稱涂山氏,莫非這衣物指的是這狐貍皮!

  江上語猶豫了一下,走過去把狐貍皮拿來遞給老太太看,說:“是不是這個?”剛說完馬上就后悔了,這不是太失禮了。

  可那老太太一見狐貍皮立刻喜笑顏開,一把奪過去塞給身后的孫兒,連連說道:“正是正是。快,謝過公子。”

  “謝謝公子。”

  “不…不用。”這時江上語開始感覺頭上直冒冷汗,雙腿也有些僵硬不聽使喚。

  “那老朽告辭了。”說罷,那老太太就一溜煙領著孫兒向著南邊而去。

  等江上語回過神,立刻鉆進屋子里關上了門,心中頓覺后怕不已。他偷偷打開一道門縫看看門外,黃昏里只有一棵棵佇立在那里的果樹,江上語這才松了口氣。

  第二天江上語去酒館里喝酒,對于昨天的事他到現在都還心有余悸。這時他聽到旁桌鎮上的楊二叔正在說故事,“說有一個獵人上山打獵看到一只狐貍,一箭射過去卻只射到一張皮,獵人很奇怪,但還是把狐貍皮帶回了家。晚上的時候,有人敲獵戶的門,獵人打開一看,呵,是一個漂亮的女子,而且竟然沒穿衣服…”聽到這里,江上語心頭一顫,側著耳朵細細聽著。那楊二叔喝了口茶接著對大伙說,“第二天啊,這獵戶就被發現挖去了心死在了家里,他獵到的那張狐貍皮也不見了蹤影。”

  這邊楊二叔剛說完,江上語就前仰后合地“哈哈”大笑起來。

  眾人不解,看著江上語問道:“你笑什么?”

  “沒穿衣服的…漂亮女子?”江上語腦袋里想起那光著屁股的小孩,立刻笑得更歡起來,“那倒真是可惜了!哈哈哈——”其他人更是摸不著頭腦。

  自打那以后這南山之上就再也不見狐貍蹤影,只是老鼠開始增多起來,以至于成了鼠患。眾人紛紛感慨,說這狐貍果然是不祥之物。江上語聽了,卻是別有意味地笑笑,搖了搖頭。

標簽: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