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難忘阿黃

閱讀:188 次 作者:去如流星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0-31 11:21:35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短篇小說。

  阿黃是一只狗,是農村里面最普通的那種土狗,由于它全身的毛都是黃色的,所以家人都叫它阿黃。一轉眼,阿黃已經離開我們十八年了。然而十幾年來,我還一直記得它,一直在心里想著它。有一次我在爺爺面前提起了阿黃,沒想到爺爺蒼老的面頰竟然流下了淚光,它大概是在責怪自己當年為什么那么狠心吧。

  那時候我還小,大概就七八歲吧。阿黃在我家已經呆了很多年了,算得上是一條老狗了。當時,爺爺有一條獵槍,空閑的時候爺爺常常會到山上去打點野雞、兔子什么的改善一下我們的生活。而阿黃就是爺爺最好的幫手了,每次看到獵物阿黃都會靜靜的等著,只要爺爺的槍聲一響,阿黃就會箭一樣的沖上去咬住獵物,然后將獵物帶到爺爺跟前放下,頭抬的高高的,好像在對爺爺炫耀:你瞧,我幫你把獵物咬回來了。而每次打獵回來后,阿黃都會得到獎賞,那就是我們吃剩下的骨頭。當然,爺爺有時候也會給阿黃留下一大塊肉,每當這個時候就是阿黃最高興的時候。阿黃是一條很忠心的狗,也特別有靈性,有時候一個眼神或者一個手勢它就能明白我們的意思。平時家里沒人的時候阿黃是絕對不會到處亂跑的,因為它知道,自己要在家里看家,守護主人的財產。阿黃對陌生人也特別的兇,雖然從來沒有咬過人,但是一旦有陌生人靠近它也會叫的特別的厲害,然后背上的毛還會立起來,我們的鄰居都有點害怕它。幸運的是它終究沒有傷過人。

  然而,美好的日子終究是那么的短暫,至少在我的記憶里是這樣的。

  那一年,爺爺生病了,病的很嚴重。吃了很多中藥都不見好,我父親一直在病床邊陪著我爺爺,而阿黃就躺在爺爺的床底下。自從爺爺生病后,阿黃就很少出去走動,也沒有精神,整天躺在爺爺的床底下,好像也生病了一樣。那個時候由于家人都忙著照顧生病的爺爺,也沒有人去關注阿黃。幾個月下來,阿黃瘦了很多。而爺爺的病也越來越嚴重,不停的咳嗽,呼吸也很困難。后來,家里來了一個老中醫,那個中醫說爺爺的病是由于體制虛弱引起的,需要補充營養。那時候家里很窮,給爺爺治病又花了不少錢,確實沒什么錢來給爺爺買補品了,爺爺生病也不能去打獵了。當時家人真的很為難,我父親說就是去借錢也要給爺爺弄點好吃的啊,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熬過去,萬一爺爺一下子不行了,連好好的吃一頓肉都沒機會,那我們豈不是要遺憾終生。家里人正在商量,誰也沒有注意到阿黃偷偷的跑出去了。過了一會兒,阿黃回來了,嘴里叼著一只紅毛大公雞,鮮血還從公雞的脖子處不停的往外流。阿黃叼著公雞,徑直走到了爺爺的病床前,然后將公雞放下,昂著頭注視著爺爺,似乎在對爺爺說:看,我給你弄好吃的來了。

  爺爺一眼就認出了這只公雞,那是隔壁家李大媽養的一只種公雞。李大媽家養這只公雞是專門給他們家母雞配種的,這下被阿黃咬死了,那還得了啊。爺爺生氣的拿起一根皮鞭就朝阿黃身上打去,阿黃被打的嗷嗷的直叫,可是它一點躲開的意思也沒有,任憑鞭子一次次的抽在自己身上。我跑過去拼命的抱住爺爺,哭著對爺爺說:“別打它了,它是為了你才去咬雞的”。爺爺的心也軟了,他蹲下來撫摸著阿黃,眼淚嗖嗖的就下來了,這是我第一次見爺爺掉眼淚。阿黃躺在地上不停的扭動,嘴里發出了“嗯,嗯”的聲音,大概是很疼吧。然而,這件事情卻并沒有這樣過去,沒過多久,隔壁的李大媽就找到我們家來了,看見躺在地上已經死掉的大公雞,李大媽開始破口大罵。家里人覺得理虧,也不敢和她吵,爸爸一個勁的給李大媽道歉,平時對陌生人很兇的阿黃這次也安靜了很多。然而李大媽根本就不理會這些,臨走的時候她對我爺爺說,你養這么一條畜生有什么用啊?你要是不打了它,我是不會罷休的。

  爺爺望了望墻壁上的獵槍,然后從衣柜的抽屜里拿出了兩塊錢,給了父親,他讓父親給買些肉回來。這兩塊錢是爺爺平時攢下來的,連自己病的厲害的時候也沒舍得拿出來,說是要留給子孫的“子孫錢”(注釋:是指長輩逝世后留給子孫的一些財產,意味著讓后輩有錢花)。父親不敢怠慢,趕緊去商店買了一些肉回來,爺爺將這些肉用報紙包好了,然后帶上獵槍,牽著阿黃出去了。我知道爺爺要殺了阿黃,因為阿黃犯了一個在農村人看來不可饒恕的錯誤。我跑了出去,一把拽住爺爺的衣角,我好希望爺爺能停下自己的腳步,可是沒有用的,爺爺認定了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外面陰沉沉的,風刮得呼呼的響,道路兩旁的樹在風的驅使下不停的揮動樹枝,好像在告別一個老朋友。爺爺走的很慢,一路上我們沒有說一句話,我抬起頭,分明看見爺爺的眼角又開始濕潤了。終于,我們走到了一個沙堆旁邊,爺爺拿出了父親剛剛買的肉,放在阿黃的面前,阿黃也沒有顧忌什么。不急不慢的吃了起來,還不時的抬頭看看爺爺。爺爺面無表情的呆呆的立在那里,終于阿黃將肉都吃完了,爺爺慢慢的舉起了槍,慢慢的又將槍放下了,慢慢的又舉起了槍,慢慢的還是放下了。我知道爺爺要殺了阿黃,我哭著朝阿黃喊:“你快跑,你快跑,他要打死你”。可是阿黃呆呆的立在那里移動也不動。終于,槍響了,阿黃倒在了血泊中,爺爺走到了阿黃的面前,脫下了身上的外套蓋在了阿黃的身上。我不停的哭,因為我知道阿黃再也不會回來了。

  那天晚上,我們全家坐在一起,大家一句話也沒有說。老天爺好像也發怒了,外面電閃雷鳴的,還下起來傾盆大雨,雷聲,雨聲,伴隨著風呼呼的聲音。。。。。。突然,房門被什么東西踢得“嘭嘭嘭'的響,這么晚了會有誰來呢?大家都很害怕,不敢去開門,然而門還是在”嘭嘭嘭,嘭嘭嘭“的響。還是爺爺的膽子大,他走過去把門打開。爺爺驚呆了,竟然是阿黃,它還沒有斷氣,它爬回來了,它連死也不肯死在外面。阿黃渾身都是濕的,雨水沾著鮮血布滿了阿黃的整個身體。爺爺再也忍不住了,他嚎啕大哭起來,還不停的錘自己的胸口。”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阿黃只是靜靜的望著墻上的獵槍,爺爺知道阿黃的意思。他取下獵槍,嘣的一聲將它摔在地上,獵槍摔成了幾節,阿黃也靜靜的閉上了雙眼。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從那以后,爺爺的病就慢慢的好起來了。隔壁的李大媽和我家和好了,有時候李大媽還會和爺爺提起阿黃,心里不免有些內疚,爺爺總是說過去了,都過去了。其實,只有我知道,在爺爺的心里,一直放不下阿黃。

標簽: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我是MVP
  • 下一頁:狐說
  •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