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畫心畫皮

閱讀:225 次 作者:春風幾筆蘭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0-31 09:17:52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短篇小說。

  如果真的可以畫皮、畫心,那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樣?

  母親曾撫著我的發絲,微嗔道:“小榮,沒有我的允許,萬不可跑到山下去,更不可和山下的人見面!”

  對于母親的諄諄告誡,我的回答只是輕笑笑。我才不相信,人有什么可怕的?它長什么模樣?它是有絕世武功,還是會魅惑之術?要知道魅惑才是我們狐貍所擅長的;而且、而且我見到的那個人也不像母親形容的那般險惡,我才不信呢!我要去找她。

  這一次只見她一人,獨自坐在桃花深處的秋千架上,穿著淡黃色的春衫,輕微地蕩著秋千,幅度很小,微歪著頭,百無聊賴的模樣。桃花紛紛,隨著春風,打著旋落了她滿身,不必猜,她的衣裙一定充溢了些許甜香的氣息。在溫和陽光下,在春風中,她就像一個誤墮人間的仙子——我從未見過如這般漂亮的女子!

  “姐姐?姐姐?”我躡手躡腳地跑過去,突然加大了力道,將她一下子蕩到了半空中。果然,她嚇得驚叫了起來,死命的抓住搖晃的繩索,哭道:“呀!小榮,快停下來,快停下來,我就要摔下去了。”我掩住嘴角,笑道:“姐姐,怎么這般膽小?”她拂了拂衫上的花瓣,翹起一只腳,輕輕一躍便下了秋千架,姿勢優美猶如舞蹈,接著便抓住我的手,跳著腳道:“小丫頭,你怎么現在才來?我等了你好一會兒呢。這不,都睡著了。”

  我側過身子,擺弄著手邊的紫重樓,佯裝不耐煩道:“小姐,什么事讓你這么急火火的找我來?”等了半天,也沒聽到身后的動靜;轉過身,卻看到了她滿臉的紅暈。她見我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她更加窘了,一雙纖纖的素手不停的絞著一把折扇。我從未見她有這般神情,便誓要逗她,一把抓過她手中的扇子,展開看時卻是見一幅仕女圖:女子一襲淡黃色羅衣,倚窗而坐,素手托腮,似有所思,這女子分明就是姐姐;旁邊亦有一首龍飛鳳舞的小詩,“深閨黃羅衫,輕姿薄畫扇。霞霽緋紅妝,羞顏半轉面。”,也不知是哪個給她的?她又見我奪了她的折扇,神情更加的不安了,仿佛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已被我窺探到了。

  我笑道:“姐姐,原來根本沒事,竟然誆妹妹來,這次我可要走了。”作勢要走。

  “小榮,不要走,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她終于忍不住了,我心中不免偷笑。

  見到的人便是王公子,是今年的舉人。他是一個很好看的書生,長了一雙狹長而烏黑的眼睛,顯得聰明而又富有神采;白凈的面皮,一張臉都寫滿了忠厚與誠懇;雖著了一件半新不舊的衣衫,仍掩不住他自身的儒雅氣質和風范。英俊瀟灑,事業成功,他真的是一個女子對于美好愛情的全部夢想與想象!

  姐姐優雅地依著后院長廊的欄桿,一雙眉眼微笑地望著荷花池上嬉戲的鴛鴦,靜靜地與我講述著他與她的初遇:“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天上正下著急促的小雨。當時滿街的人都在跑,尋找避雨的屋檐;我和花兒便顧不得往日的矜持,也隨著人流一齊跑。你是知道的,被雨浸濕的路特別滑,我又被一個過往的人撞了一下,花兒也被人給擠丟了,我呀當時差點都要出丑了。誰知道這時候,他來了·。他一下子就扶住了我,用極其柔軟的嗓音道:‘小姐,沒事吧?’你可知道,小榮,當時我感覺自己過去的十六年就像活在夢里一般,是他一聲‘小姐,沒事吧’驚醒了我,唉,我真是個傻瓜。小榮·······”我聆聽著她的絮語,望著她時而歡樂時而羞澀的臉頰,這是一個正處于熱戀中的女子應有的姿態;我知道,他們正在相愛了······

  但是,她有了夫君,會不會忘了我這個妹妹了?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有幾個月沒有見她了,我再一次逃出母親的嚴密防范來到了山下。

  這一次見到她時,她的神情不似前些日子興奮了。她只木木的倚在干枝梅的紅羅帳旁,著著淡藍色的襖裙,頭向里歪著,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我笑道:“怎么了,大小姐?你要‘斜屏繡床嬌無那,笑向檀郎唾!’嗎?你的檀郎呢?”對于我的取笑,她欲語又止,直道道:“你別再提他了······”說完已淚零如雨。

  我知道,他們一定是出事了。

  等到我硬拉她來到王公子面前時,她不吵也不鬧,更不說話,只拿眼睛呆呆地盯著他;王公子反而有些小小的驚慌,囁嚅地道:“小姐,對不起。”然后抬起眼睛偷偷地看她的神情。

  她便不再哭了,凄苦一笑:“公子,難道·······難道你我之間只剩下這一句話了嗎?”王公子聽了她的話,身子猛然一震,冷笑道:“他是當今的宰相,一介書生又能怎樣?”說完便慢慢甩了一下衫袖,飄然而去。她看著他決然而去的背影,竟似癡了,身子猶如風中落葉飄落在地,凄厲地喊道:“我不想嫁他,我愿隨公子浪跡天涯,公子!”她幽怨地伏在地上,身上黃色的紗衣柔軟的鋪了一地,仿佛是一片正在萎落的野菊花,清風微微吹過,美麗而凄涼。

  “公子,我恨你!”她道。他走了,她的世界便從此黑暗無光了。

  “姐姐,你就這么放過他了?”

  她并不理睬我,只是拾起一片片凋落的花瓣,嘆息道:“我還能怎么辦?那個人的心已不在這里了,放過、放不過已沒有什么意義了。唉·······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呢?”

  “姐姐,我們十幾年的情分,難道還抵不過一個王生?”我憤怒于她的軟弱,便幾天不再見她。

  不久便是她的大喜日子了,整個府上張燈結彩,人頭攢動,熱鬧非凡。

  閨房里靜悄悄的,她側身坐在菱花鏡前,一襲大紅的喜服,臉上隱約顯現著絕美的眉眼,看不見她的表情,玉手中握著一把折扇,我認得它是王公子送的定情信物;而另一只手懶散地安防在梳妝臺上;身后的椅搭斜斜地垂著,似乎不一刻便要落到地上。我感覺到了她的悲痛,輕輕安慰道:“姐姐,別再傷心了。”她沒有回答,我以為她沒有聽到,便走上前去,扳過她的身子,笑道:“姐姐,你知道嗎?你的妹妹不是凡人,小榮是·······”我看到了她的臉,她臉色蒼白,鮮血顯著耀眼的紅色,嘴角微微上揚,展現著詭異的微笑,仿佛在輕嘆:“他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樣?”。她死了,她竟然死了,都是那個軟弱的男人害死了她;我笑著撫著她冰冷的臉頰,抽出她手中的折扇,忍著淚水道:“姐姐,小榮是只狐貍,不會扔下姐姐不管的。”

  這一日的夜晚,沒有月光,只有幾顆疏星森森然窺視著這個漠然的世界。

  三年后,王公子已考上了狀元,成了當朝宰相最器重的門生,娶了宰相的千金陳氏,可謂是春風得意,令人艷羨。

  今年的春天來得特別早。還未到暮春,滿樹的桃花又開始紛紛飄零了,我斜斜地倚在秋千索旁,靜靜地等待著他的到來,今天便是攤牌的日子。

  三年來,我學著姐姐一般,在他身旁假意跌倒、攙扶、一見鐘情······一切都順理成章,動用一切狐貍精所擅長的手段撩撥著他的全部熱情,姐姐,看呀,他根本不值得你喜歡,他對所有的女子都是如此!

  他如往常一般來了,依舊氣質儒雅,一抬手一投足之間皆是風流。“公子,這么久不來看奴家,難道公子已經把奴家忘了嗎?”我輕輕用衣袖掩住櫻唇,身子順勢已在他的懷里。他撫著我的后背,安慰道:“香兒,家里有些瑣事耽擱了,不要介意。”我聽了,假意生氣的推開他,卻把藏在袖口中的折扇掉了出來;他卻毫不在意,仍在喋喋不休地解釋;我氣急,提了一下裙子,拾起那把折扇遞給他道:“好吧好吧,信你了。常聽人說公子文采風流,還請公子為奴家看看這把扇子如何?”他接過打開道:“深閨黃羅衫,輕姿薄畫扇。霞霽菲紅妝,羞顏半轉面。眉黛蘊秋水,探聽欲掀簾。深情低回眸,迷了行人眼。這是一首閨怨詩·······”他認真地解釋著這首詩,但表情顯然有些緊張,不時狐疑地盯著我。三年的時間,畢竟忘掉一個人還是很困難的。

  “別再說了。王公子,你可還記得深閨黃羅衫?王公子,姐姐讓我問你,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樣?”我笑著望向他,將長長地指甲嵌進他的皮膚里,柔媚地道:“王公子,你三年前拋棄了姐姐,知道為什么到現在我才來殺你嗎?哈哈·······”

  他忍著劇痛,沙啞著嗓子道:“你······你不是香兒!你是小榮!”忙掙扎起來。

  “不殺你,你問問我姐姐她可答應?”我將扇子扔給他。

  他無話可說,凄然而立,中午的陽光反照在他的臉龐上,更顯得英俊異常。

  我玩弄著他流滿了鮮血的脖子,恥笑道:“三年前不殺你,是因為,我要等到你功成名時要你的命。哈哈,一個人的痛苦莫過于剛剛得到便立刻失去,不是嗎?害死了我最愛的姐姐,我要你付出代價!”我氣運丹田,準備扭斷他的脖頸。

  突然,眼前銀光一閃,他竟沒了蹤影,一個穿著杏黃道袍的邋遢老頭赫然站在我的面前,旁邊是驚恐的陳氏。

  老道將王生和陳氏藏于身后,朗聲道:“孽畜,莫要危害人間!”哼,什么道士?男人不過都是令女人傷心的動物,我輕蔑地嬌笑道:“那可得看你的本事了!”

  王生喊道:“香兒,不,小榮,你收手吧,你根本不明白我和你姐姐之間的苦衷,你走吧·······”

  “我是不明白,可我明白一點,是你的軟弱害死了姐姐!”我厲色道,張開利爪便向老道伸去。

  杏袍老道道行甚是厲害,我不過是一個修煉了五百年的小小狐妖,幾個回合下來,我已氣喘噓噓,姐姐,就算拼了命,小榮也在所不惜!

  當那道人降魔法咒貼在我的額頭上的時候,我知道我的生命將要結束了。

  “王夫人,你知道嗎?王生背著你和我生活了三年,他根本不愛你,愛的只是你身后的權勢罷了,你被騙了·······”我懶懶地伏在草地上,撫摸著正在盛開的一朵嬌小的花,輕聲道。

  陳氏渴望地看向向王生,希望他立馬否定我說得話,但結果是:他慚愧地低下了頭。

  令人失望的男人!

  “姐姐讓我問你‘如果真的可以畫皮、畫心,那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樣?’你回答我······”一滴淚水從我的臉頰上流過。

  他仍然沒有回答。過了許久,才道:“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你姐姐······”

  “你騙了我們!”情之一字,如一場終將湮滅的煙花,我唯有冷笑,希望下一世我還可以做一個快快樂樂的小狐貍,永遠不再下山······

  如果真的可以畫皮、畫心,那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模樣?到最后一刻,我才明白,母親說的話沒有錯。

標簽: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