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下輩子別叫我再遇見你

閱讀:274 次 作者:農夫和白兔子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19-10-31 10:15:3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短篇小說。

  二零一零年,我高考剛結束。

  有人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是父親上輩子永遠無法在一起的戀人,所以這輩子會被他疼愛一生一世。那么,我想上輩子我爸一定是我的仇人,而這輩子老天準許我回來討債,我任性我無理取鬧,他通通都要包容我。

  我的叛逆期來得比一般人要晚,到高三時,渾身的叛逆因子就像野草一樣騰風而長。那時候的我像個戒備森嚴的刺猬,軟弱又偏執。無休止的復習與模擬考總叫我發瘋,我把大摞的復習資料堆在桌子上面,躲在書堆后面看五花八門的小說與雜志。時間就像生銹的齒輪,緩慢又遲鈍地從歲月里壓過,而那些留在心里的銹沫卻還會細枝末節地疼起來。

  這段兵荒馬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日子,在我心底并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最后一門考完出考場時,天上下起纏綿的雨來。我站在鐵門里,在門外無數張陌上的臉中,竟一眼就找到了父親,他舉著一把水紅色的折疊傘,正努力地往這邊望過來。一個人高馬大的漢子卻舉著把小姑娘的傘,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是那時我卻一點都不想笑。也許是這纏纏綿綿的雨把我的心都淋濕淋軟了,我竟然那么感動。

  我知道每一場考試他都在外面守著,舉著那把滑稽的紅傘。他知道我不希望他來,可是到底還是忍不住來了,他在考場的旁邊租了個房間,一呆就是三天,就像我中考時那樣。他從不來找我,我想他肯定是知道我看到他了的,可是他只是站在那里,看著我進考場然后出來。

  考試的最后一天,我選擇留在了學校,而他幫我把衣物都帶了回去。也許他想問我些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沒說,只讓我晚上離校的時候注意安全。

  那天的雨真的下得好大,那連綿的雨霧讓他離開的背影顯得格外模糊,我怎么也看不清楚,但是我分明看見他的背似乎佝僂了不少。那是我第一次明白,原來,我小時以為無所不能的父親也會有蒼老的一天。這個發現叫我心疼。

  后來因為填志愿的問題,我同他大吵一架,我的分數考得不高,壓一本線而過。我記得在我查完分時,母親在旁邊很失望地嘆了口氣,說考得不怎么好,而剛從外面進來的父親似乎被驚了一下,急匆匆地走過來問考了多少。父親聽完我的分數之后顯得很驚喜,長長地舒了口氣,似乎肩膀上一座大石已經放下,他還很輕松地問我,想要買什么樣的手機。

  可是我大抵生來就是個要讓他操心的孩子,父親的輕松沒持續多久,不幾日他又變得憂心忡忡起來。我這個分數報考實在尷尬,報一本院校容易掉檔而報二本父親卻不甘愿。我本來不大在意這些,而父親每日都在收集各個學校的信息,一時叫我報這個,一時又叫我換另外一個,直到報考截止日的前一天。

  本來已經說好了要報一個二本院校,那天早上我去了一個同學聚會,下午的時候,父親卻一再打電話催我回去,說是帶我去見一個大伯的戰友。我知道父親的意思,可是我打心底里抵觸去見那個人,仿佛自己要作弊一樣。

  或許還有一個原因,我不愿驕傲的父親為了我去求人。我在電話里同他大吵一架,然后關了手機。回去的時候,父親還有大伯都在門口等我,我再怎么任性也不敢在大伯面前亂來的,于是當天晚上我就隨父親去了。

  我坐在后排的座椅上,胡亂地說,掉了就掉罷,大不了再去重考一回,我不在乎。

  父親到底沒有聽我的,他一直同大伯在說些什么,我心里卻慢慢地難過起來。我想要是我再優秀一點,要是我再努力一點,要是我不那么任性,父親他會不會少為我操一點心。可是,我明明是不耐煩他對我好的,為什么還是會難受得要命。

  后來,父親說,他不想我以后后悔,因為差了這一次機會,而比其他人少了什么。他說過一句話最叫我感動,爸爸會盡力給能給你的,其它爸爸辦不到的,只能靠你自己努力了。

  那時,我就想,這世上再沒有哪個男人能像父親待我一樣好了,包容我的驕縱任性,盡全力給我最好的。

  老天爺,我真的舍不得這個人變老,請給他多一點快樂吧。下輩子,別叫他再遇見我這么任性的女兒了。

  下輩子別叫我再遇見你,爸。

標簽: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畫心畫皮
  • 下一頁:我是MVP
  •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